艺考陪读母女的一天 女儿:很想到此为止

文章来源:重庆晚报

 

打开陈甜甜(化名)的电脑桌面,上面的快捷方式全是各类艺术学院报名网站的链接。它们链接着陈家父母的希望,希望女儿能考取其中一家重点院校,成为幸福人生的起跑点。

电脑上的收藏夹,则收藏着陈甜甜的“秘密”——全是些技术专业学校的网址。其实,从今年初艺考失利,陈甜甜就想放弃,但看到父母的坚持,她还是选择了继续。为了坚守,她甚至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残酷的任务:每天必须画画10小时。

去年,在城口县坪坝中学读高三的陈甜甜,在文化课战场上走投无路,艺考成了她的救命稻草。去年底到今年初,她辗转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重庆等地,参加了8所学校的艺考,却没有收获一张录取通知书。

今年,陈甜甜的妈妈王天琴,从城口迁到四川美术学院[微博]所在地九龙坡区黄桷坪,成为陪读大军的一员,希望能达成让女儿考入重点高校的愿望。

艺考,是梦开始的地方,但想让梦想照进现实,对大多数“黄漂族”及家人来说,却成了另一种坚守和煎熬。

如果这次艺考失败

很想到此为止

女儿陈甜甜(18岁,去年毕业于城口县坪坝中学)

她的心声:

画得想吐,想学一门技能,当护士、发型师、软件工程师

7:00—8:30 早饭

起得早,否则会内疚

10月19日早上6时,川美黄桷坪校区对面一栋老式家属楼1单元5—2。

听到妈妈在房外走动的声音,本来就有点轻微失眠的陈甜甜醒了。自从一周前在网上报名参加四川省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美术类专业招生考试后,她已经连续好几天都睡不着了。

复读近一年,她觉得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醒得早。“睡懒觉会越睡越懒,觉得对不起爸爸和妈妈。”

2012年—2013年上半年,学了近一年美术的她报考8所艺校,全部落空。父母讨论了足足一个月,告诉她一个艰难的决定:合家迁到主城,全力支持她复读。

今年9月,爸爸陈军把城口的建材小店顶给别人,随后去了深圳做建材销售,每月收入5000多元,自己留2000元生活,其余都寄回重庆。妈妈当上全职陪读。

或许是由于起得太早,早饭时母女的话并不多。王天琴偶尔叮嘱两句“好好画,不懂多问老师”之类,陈甜甜默不作声。

陈甜甜告诉记者,她知道父母为她花了很多钱和心血。500元买教材和器具、每星期300元培训费、一学期学杂费,参加各种院校的报名及车马费就上万元。

还有不到两个月,陈甜甜将迎来今年首场艺考。用王天琴的话说:“现在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。”

9:00—12:00 学画

每天画10幅,快画吐了

吃完早饭,陈甜甜拿着书包、画板出门了。

王天琴租的房子,一室一厅隔成两个隔间,每月租金700元,到学画的地方步行仅20分钟。

当天的课程是素描,这是陈甜甜感觉最难也最不喜欢的一科。看到很多同学都很拼,大部分要画到深夜12时以后,陈甜甜坦言“压力很大”。

9月至今,她已经画了400多幅画,平均每天至少10幅。“画得手软,觉得快画吐了……”老师却觉得她依然画得“不在状态”,并准备告诉她的妈妈。陈甜甜向老师许诺“会调整”,并拜托老师不要告诉妈妈。“她知道了也改变不了,反而让她压力很大。”

接下来,她准备为自己“加码”——每天至少画10小时。她唯一的死党兼同学林蕊告诉记者,班上最刻苦的同学,也不过每天画七八个小时。

12:00—13:30 午休

秘密时光:看武侠小说

这段时间是陈甜甜的秘密,要不是记者执意跟着,陈甜甜不准备告诉任何人。中午放学后,陈甜甜会和林蕊去黄桷坪正街看武侠小说。

陈甜甜是个金庸迷,一套《天龙八部》有5本,每本都和她的文综教科书差不多厚,但是两者的待遇却是天壤之别:前者她读了五六遍仍兴致勃勃,后者“基本没翻过”。

“如果我考上大学,我就不画画了。我去写小说,写武侠小说,写最帅的大侠。”陈甜甜笑着告诉记者。

虽然很喜欢看武侠小说,但她很有节制:每天只看40分钟。当然,这是无数次挣扎、调整的结果。

12时40分左右,陈甜甜匆匆赶回家吃饭。菜品是按她的口味做的,她边吃边听妈妈问问题:今天画得怎么样?听老师话了吗?陈甜甜会像往常一样告诉妈妈:今天上课很顺利,画得还不错,妈妈不用担心。

陈甜甜不觉得自己在说谎,“画画状态不好,谁都会遇上。”

14:00—18:00 文化课

学习很努力,仍然退步

周一至周五,每天下午的文化课补习,是陈甜甜最痛苦的时间。她无数次反问自己:我真的是白痴吗?为啥子这些题永远做不来呢?为啥子这些书永远背不到呢?

每次她半天回答不上一道题、老师的脸变得铁青时,她就会想起去年艺考失利的情景,像看电影一样,一幕幕浮现。

文化课太差,艺考成绩一般,正是她去年失败的主要原因,可无论怎样努力,总觉得没打到鼓点上。就在前两个月,她的文化成绩不进反退,让她自信心更加受挫。补习老师把她的学习情况告诉了王天琴,王天琴数落了两句,然后就是更精心、更细致地照顾,希望女儿重鼓信心。

学习是为了什么,陈甜甜也说不清楚,但她知道,考上重点大学,就是让父母高兴的唯一渠道。

19:30—20:00 上网

收藏技校网址,想放弃画画

晚饭,是母女俩交流最多的时间。此时的陈甜甜,活泼了很多,会主动和妈妈聊一天的学习生活,抱怨学画很累,嚷着能不能不学,然后又放出“豪言壮语”,表示一定“坚持到底”。

晚饭后,陈甜甜有30分钟的上网时光。由于怕孩子分心,王天琴给陈甜甜买的是一部诺基亚老款手机,除了打电话、发短信,什么功能都没有,所以每天半小时的上网时间,对陈甜甜来说弥足珍贵。

打开电脑收藏夹,记者有点吃惊,里面是陈甜甜的“秘密”——全是技术类专业学校的网址。

其实,从今年初艺考失利,放弃的想法就一直在陈甜甜的脑中盘旋,但是看到父母的坚持,她选择了继续。她说,如果今年再考不上,她真想放弃了,而且她已经想好了出路——读专科学校,学一门技能,护士、发型师、软件工程师都可以。

但她现在还不敢告诉妈妈,她怕让妈妈失望。

20:00—23:00 画画

睡觉前还要画画3小时

接下来,是3小时的画画时间。王天琴会给陈甜甜准备好牛奶、面包,然后出门跳坝坝舞,晚上11时左右回家催促她睡觉。

陈甜甜说,很多个晚上,她会躺在床上数羊,祈祷脑袋一片空白,一觉到天亮。

哪怕报考10所大学

也要考上重本

妈妈王天琴(43岁,城口县人)

她的心声:

想让女儿上重点大学,有一个好的学历,找个体面的工作

5:00—8:30 起床做饭


怕打扰女儿,轻手轻脚

19日早上5时,王天琴起了床。

为了不打扰女儿,她披着外套坐在房间里看《艺考必备》。书里有各种艺考指导信息及各类艺术学校历年招生情况。

快6时,王天琴开始轻手轻脚做早饭。早饭是稀饭、煎荷包蛋搭配两片面包。

王天琴说,她很看重早饭时光。知道孩子压力大,她早餐一般很少说话,希望给孩子每天一个静的开始。

8:30—10:30 整理房间

刷碗擦桌子打扫卫生

刷碗、擦桌子、整理房间……房子只有35平方米,简单的家具、卫生间、公用厨房,但打扫起来并不简单。

今年4月,确定女儿升学无望后,王天琴和丈夫经过一个多月思考,最终达成一致——复读,即使借钱也要复读。“如果不复读,以前所有的投入就都打水漂了……”

王天琴私下告诉记者,去年,因为陈甜甜文科成绩太低,考虑通过“内部人士”协调,结果以对方“无能为力”告终,花的6万多元全打了水漂。

后来,陈军去深圳打工做销售,王天琴留下来照顾孩子。王天琴每天会提醒自己,到这里是为了照顾孩子,为了升学。

11:00—11:30 买菜

买菜途中偷看女儿学画

王天琴也有自己的秘密时光——偶尔去看女儿学画,前提是不让女儿知道,“她晓得了会非常生气。”

陈甜甜学画的地方,是王天琴买菜的必经之地。每次,她只是在外面看一眼,不敢待得太长,怕女儿分心。曾经有一次,女儿曾因为她去看她学画,大发了一顿脾气。

“她可能觉得,我把她管得太死了,是监视她,让她觉得压力很大。”王天琴记得,去年当女儿确定不会收到任何一封录取通知书时,在家哭了整整一天的场景。

回家做午饭前,王天琴说,她想准备一些轻松的话题和女儿吃饭时好好聊聊,“总是聊些那些话题,她不想听,还增加她的压力!”

14:00—16:00 搜集信息

到美院看宣传栏找人脉

女儿下午出门不久,王天琴准备去美院里逛逛。这并不是单纯地逛,而是有“任务”的。

王天琴对校园每一处宣传栏的位置都了如指掌。除了搜集各种美术培训学校信息,更重要的是收集最新的学校招生信息。

人脉同样重要。美院老师、学院领导甚至学校保安,王天琴都了解了个大概,有些已经混了个脸熟。

“她对娃儿用心得很,常常都会跑到学校里边看边问。”3个月前来自上海的另一位陪读家长[微博]施梅称,艺考僧多粥少,这点王天琴和所有陪读家长一样,一方面必须保持信心,一方面又必须做好迎接失败的准备。

为了“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”,王天琴今年仍然采取的是“广收薄种”的方法。“对于有希望的大学,我们都要试一试。”她说,今年12月至明年3月是艺考高峰期,她已经做好走遍天南地北的准备。她粗粗估计了一下,报考的学校在10所以上。

以前,朋友都觉得王天琴是位安静沉稳的家庭主妇,不太爱说话。“现在,我吵架、主动搭白什么都行,女儿都说我变了,变成女汉子了!”

18:30—20:00 晚饭

和女儿一起分享学习经

看着女儿晚饭吃得香,快乐地和自己分享学画的趣事,王天琴很欣慰。她说,有时突然觉得,只要女儿开心,其他的都算了。但看到就业形势如此严峻,警惕心一下又猛增:艺考必须走到底!

对于王天琴、陈军夫妇来说,三本院校、专科职业学校是不可想象的。他们不相信什么创业、也不稀罕让女儿“一技傍身”,只想让女儿能够进入重点本科,有一个好的学历,找个体面的工作。

“有人说我对孩子太严厉,有人说我倾家荡产供孩子读书太夸张……但我晓得自己在做什么。在这样竞争激烈的时代,作为父母,我们必须看得更远,才能让孩子有个好的未来。”

如果孩子觉得不开心呢?王天琴的表情有点气急败坏。在过去一年里,她曾用“健康和快乐”作为教育格言。她说,和学习成绩相比,她更看重女儿是否快乐。

不过,女儿艺考失利很快让她产生了疑问。最终,她加入了陪读大军。“如果不坚持,女儿很有可能会输在升大学这一重要的人生起跑线上!”

20:00—22:00 娱乐

朋友少了,还有坝坝舞

晚上是女儿画画的时间。为了不打扰女儿,王天琴约上邻居出门跳坝坝舞。

其实,她对坝坝舞不是很感兴趣,大部分坝坝舞成员也不了解她的家庭情况。

“这栋楼距离川美最近,陪读家长多,但一般大家都不怎么来往。”1单元5—5的许阿姨,住家离王天琴只有3户。

比起从前在城口的日子,王天琴坦言,如今的确朋友少了,娱乐少了,爱好少了,但她不觉得空虚。因为,她是为了孩子,为了哪个希望。

记者手记

陪着还是放手

采访结束后,我们请陈甜甜为自己画了一幅肖像画:未来的自己。没有任何限制,她所想象的未来的自己。

原以为,这个孩子会在画里成就自己的武侠小说梦。画完成时,我们都有些吃惊,这就是如今的她:头发有些零乱,表情疲惫,但仍安静地平视前方。

陈甜甜说,眼下事情太多,她实在想不出未来会是什么样子。如果今年艺考再次失败,明年的她或许就会是这个样子———满身疲惫,继续走在艺考之路上,面对另一个煎熬的轮回。

孟母三迁、择邻而居。如今,陪读父母大抵也是如此。为孩子的人生创造尽可能优越的环境,是每一位父母无怨无悔的事,哪怕改变甚至牺牲自己的生活。

但什么对孩子是最好的?陪读或许暂时解决了孩子的生活学习问题,但往往使孩子错失了真正的理想。同时,被陪读的孩子心理上或许会变得脆弱,害怕失败,担心对不起父母的爱,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,甚至直接影响到自信。

人生路很长。父母,是该让孩子带着包袱前行,还是放下包袱轻装上阵?

 

 

 

 


 

上一篇:让数学“滚”出高考
下一篇:揭秘艺考招生潜规则:教师“卖”学生拿高额回扣
发布时间:2013-10-24 浏览次数:3244
b